可悲

可能一直以为,我对你的了解,只是限于那表层。

然而,你却是一个城府极其深的人。

看来是我想得太天真,以为已经很了解了。

以为和你很熟络,以为和你有机会。

原来,那只是我的错觉。

也许你姐说的对,我压根没希望。

再见,曾经的曾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